首頁> 設計觀點

做崇高的設計——救生設計

2014-1-10 


從2008年的5.12汶川大地震到2013年的4.20雅安地震,有多少同胞深埋于廢墟下因得不到及時的救助逝去,又有多少從瓦礫中挖出,卻在送往醫護站途中逝去?我們無從考究究竟!但是,我們的救援隊伍依然是拿著鐵鍬十字架奔赴前線,一幕幕的場景,讓我們看到的是救災隊伍的裝備落后和醫療器械的匱乏,一場場災難過去,我們的社會依舊缺乏科學的防災預警、應急救災的規劃與設計。災難面前所呈現出來的救生設計的全無意識引起我們冷靜的思考和深度的分析。

 

救生設計這樣的課題研究及產品設計,將讓設計師發現新的設計價值,承擔起更崇高的、拯救生命的設計使命。救生設計是一個新的研究課題,它是一個值得我們去思考的非常重要的創新領域。就廣州美術學院設計學院救生設計“save  lif  design”課題研究,我們對童慧明教授進行了專訪。

 

Billwang工業設計網:為什么會把救生設計作為學院的設計研究課題?

 

童慧明:在 2008 年夏 “512汶川地震”后廣州美術學院設計學院僅進行過一次,源于救災過程中呈現出來的“救生設計”問題嚴重性,由學院幾位教授發起組織課題組、數十名研究生、本科生參與了研究,針對最主要的“自救”與“被救”兩大方面缺失提出了不少有價值的解決方案。

 

Billwang工業設計網: 救生設計是否成為廣州美術學院設計學院的設計教育發展趨勢?

 

童慧明:這類課題屬于“社會創新”范疇的研究,如果沒有政府的大力倡導,不太可能成為設計教育的“發展趨勢”,因為這類課題研究不會創造 GDP,在當下一切以“經濟效益”為導向的社會背景下,院校并未有資金可以支持這類研究向高水平邁進。

 

Billwang工業設計網:在國內材料學界尚未形成對救生設計的探討,國內有沒有其它高校和研究機構將救生設計作為研究課題?

 

童慧明:在每年科技部等國家機構的“科研項目指南”中均看不到此類課題,也許是我孤陋寡聞,并未聽說有哪所高校、研究機構將“救生設計”作為主要研究目標,國家救災總指揮部、民政部等機構也未組織過此類研究。

 

Billwang工業設計網:作為國內救生設計的先驅,你對救生設計未來發展有什么期許?

 

童慧明:中國是一個自然災害頻發的國家,地震已成為過去40 年來造成突發性大量生命滅亡、并引起社會恐慌的頭號殺手?!熬壬O計”是一個龐大的、基本沒有“經濟效益”的系統工程,它必須由政府主導并投入資金展開長期、持續的研發,并把優秀的設計成果委托專業企業生產、制造,成為國家救災的戰略儲備物資。一個國家對“救生設計”的態度,直接體現為對國民生命價值的態度。

相關新聞資訊

新宝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