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設計觀點

柳冠中雨花開講:眼見不一定為實,設計還需思考

2017-2-21 


壹 眼見不一定為實,設計還需思考

 

我們僅靠看到的東西來學習是遠遠不夠的。一個山區的老農民,他的眼睛看見的是太陽的東升西落,然后將“太陽圍著地球轉”當成了真理,但事實是這并不是正確的。人的眼睛能攝取的信息大約有80%,并不是全部。剩下的部分,需要的是大腦的思考。而中國的設計,就是缺少了這種思考。最重要的是,我們忽略了最本質的問題:設計到底是什么。

在中國,整個民族都追求眼球,這是我們應當反思的。學設計的人更要反思,我們到底是不是追求眼睛之所見。

 

我認為,剖析設計,就要看到設計的本質。設計,應該是“設計事理學”,事理學探究的是“事物”,而這個事物,也如字面一般,先有事再有物。而我們眼睛看到的,只是物,如今所謂的設計講究包裝,講究牟利,講究炫酷,這些都是表面的物??杀氖?,中國人現在只是在竭盡所能的追求物,卻忘了先有事才能有物。

 

而將這個“事物”的道理結合到設計之后,我們需要明白的就變成了:我們為什么要做設計。


      貳 設計本身的進步,依賴于工業革命

 

我們的設計,現在被商業牽著鼻子走。

 

很多人不明白設計的目的,他們把設計和藝術弄混了。藝術提升人對于社會和自然的感知,但是藝術只是設計師需要掌握的一部分。我們太過追求外表,而忽視了設計的本質。

 

比如說一個漂亮的杯子,雖然能盛水,但是不能為沙漠中的旅人解渴。我們需要的是解渴,而不是杯子。這也反應出了設計的本質與目的:設計并不是設計一種東西,而是設計一種方式,在特定環境下適用的方式。

 

設計不存在舒服,愜意和美麗,這些詞匯是商人用的詞匯。一場20分鐘的時裝表演,會場的裝修需要花費一周,并且用掉了800萬的經費。但這些東西存在的時間卻不過12小時。背后的浪費不言而喻。這是一種典型的“商人的方式”,因為設計師們想不出適合時裝表演場合的設計,所以只能向商人妥協,這是設計師的失職。

 

一樣東西能被制造,能流通,在特定的環境下能使用,才叫設計。這才是有價值的設計。就好比講座會堂的椅子,它不能設計成沙發,因為沙發會讓人昏昏欲睡,不能好好聽講,在講座這個環境下并不適用,那么,即便這把沙發做的再漂亮,坐上去再舒服,它也不能說是設計。因為它沒有遵循設計的本質。

 

設計本身的進步,依賴于工業革命。

 

英國的工業革命一開始受到了手工業者的反對,手工業者打出了“回歸自然,提倡人性”的旗號,但這個“人性”,實際上是有錢人的人性,講究外表和造型,這和設計的理論是相悖的。設計進步依賴工業革命,因為工業革命表面是提高生產效率,實際上是改變了生產關系。手工業作品是一人流水線,一位工匠從頭做到尾,而工業化之后的流水線,是成百上千名工人組成的,他們分工合作,一人嚴格操作一道工序,最后工序之間組合起來,形成工業品?!?/p>

 

這種流水線節約了人力和資源,將大部分人從錢的約束中解放出來,這也是工業設計最大的特點:讓大多數人享用。

 

這種工業的革命,是契合設計本質的,這種大批量生產有一張嚴格的圖紙,每一道工序的工人都會嚴格的按照圖紙來進行,目的性十分強。反觀中國目前所謂的工業革命,都只是一味的引進國外技術,30年前的解放牌卡車,嚴格按照國外“4噸半”的規格來制造,產量上去了,但這其中沒有發生生產關系的改變,單純的只是提高了生產力,理想和技術都向商人妥協。所以這不是工業革命,我們將來還會繼續引進,一直如此,便不會有進步。

 
      中國設計教育一再強調創新,而美國要求的第一素質是溝通能力

 

我們把話題拉回到圖紙上。

 

畫圖紙的就是設計師,但設計師并不只是要畫圖紙。

中國的設計師教育一再強調創新,殊不知美國尖端的設計教育要求的第一素質是溝通能力。

 

設計師不單要考慮創意,最重要的是組織分工以及分工之間的協調和綜合。所以,設計師要培養的是綜合能流利,是一種實踐的能力。把制造、流通、使用、需求結合在一起,把人才匯集在一起,這才是設計師要做的的,而不是單純的畫一張設計圖。

 

中國的設計師現在都在做小事,我們生產餐桌上的小柜小碗,但如果餐桌上少了主食,豈不是一場空?

 

往年,我接觸到許多大賽中落選的設計案例,很多案例的落選原因都是因為:落地困難。但是這種落地困難,并不是不能做,而是人們不愿意去做,不愿意去研究。

 

現在的設計師被技術的革新蒙蔽了眼睛,但是我們要明白,技術進步和設計的進步是不同的。

 

技術的進步日新月異,在不遠的將來,技術的發展突飛猛進,有朝一日,人甚至可以躺著不動,就完成一整天的計劃。但是,如此一來,人便不是人了,成了機器的俘虜。技術可以描繪一個準確的未來,但設計不行。因為設計永遠是劍指當下,出現一種環境,才會伴隨這一種新設計,設計本身是一種創造行為,是創造一種更為合理的生存方式。就和藝術一樣,技術和設計也不能混為一談,技術的進步也是設計的一部分,但技術并不能代表設計。

 

叁 設計師和設計都要遵循“本”  需求是本質

 

中國有工業,但是并未完成工業化。我國改革開放30多年,制造業工業化雖取得巨大成就,但社會型產業鏈和工業文化意識并沒有在整個社會運行機制中積淀和成熟。

 

現在我們只處于“物”的占有,而沒有完全參透“事”的理解。,現在都提倡轉型,這句話并沒有錯。但是中國人要明白的是,轉型不是轉產,產業結構沒有轉,產業鏈沒有轉,這不是轉型,只是換了一個行業,繼續生產。

 

而現在的我們,沉溺于工業文明表象的技術膨脹,淡化了我們對污染、對地球資源浪費、對我們子孫生存資源剝削的罪孽,腐蝕了人類的道德倫理觀。我們要做的設計不是技巧,不是市場,而是一個系統。中國如果把設計的目的弄明白,全世界的問題都能解決。

 

 

 

相關新聞資訊

新宝彩票